我又换lof啦

欲练神功【獒龙,武侠AU包办梗】

欲练神功【獒龙,武侠+包办梗】


梗是刷那啥刷出来的,也不知道谁想的,有才

轻松向

反正就是怼着怼着怼出感情来了





1


胖球山有句老话:欲练神功,婚嫁充公。

大概类似于演员不可说麦克白一样,这个诅咒一直是笼罩在众人头顶经久不散的一朵乌云。

张继科一开始不懂,后来懂了,他巴不得自己从没懂过了。

马龙一开始隐约能懂一点,之后越来越懂,不过在这事落在自己脑袋上之前,他只当是封建迷信。


2


这万千世上事,你永远不知道哪片云彩有雨,也永远不知道哪道雷能劈在自己头上。


这天刘掌门叫了肖秦两位师父开会,下达了一个指示:“那什么,让继科儿和马龙结个亲哇,咱这一届的神功计划也该落实一下了。”

肖师父有点犯难:“孩子们能同意吗?”

“够呛,马龙又该跟我闹了。”

肖师父差点笑出声,开口挤兑起秦师父来:“可别逗了,老秦你就故意的,我早看出来了。故意把你家马龙说得那么刺儿,酸我们这些个带混小子的呢。你瞧我这几个,走了个陈日天,来了个张日地,好容易有个小的方博,我就更不提了,整天小嘴嘚啵嘚啵的没够。”

“我没那闲心酸你。”秦师父扶额叹了口气,由内而外透着一股子难过:“你不懂。”

“是是是,我不懂。瞧给你矫情的。”

“你这人!”


3


肖门的场合。


“啥?马龙?我俩从小怼到大,真让我俩一起那不得完吗。”

“你俩关系不是挺好吗?”

“怼和关系好不矛盾啊,越怼越亲。”

“亲还在这胡搅蛮缠什么?”

“不是,这不是一个事儿。再亲也没亲到要睡一张床啊。而且他梦游,我不想跟他睡一块。”

“小子,你先别在这自己美得没够了,人家娃娃那么乖,说不定瞧不上你。”

“切,他?不可能。他巴不得了。”

“那你更不能不给同门面子了。”

“这面子给的没道理,我不能给。”

“可我得给老秦一个面子啊。”

“那你咋不跟秦师父结婚?咋不让方博跟许昕结婚?”

“犟嘴!”肖师父抬手要削张继科,张继科缩了一下,那一掌却半路卸了力,柔柔软软地落在了张继科头上:“少爷,咱岁数大了,不能不会做人啊。”

张继科寒了一下,这头上的手落得再温柔,他都觉得像悬了把刀:“咱别这样,师父,画风不对。”

“少贫。”肖师父在他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

“我对自己有自信,自己就能练成神功,用不着搞这套虚的。”

“咱山头得确保万无一失,这关系过几年顶峰问剑大会,一丁点都不敢马虎,冒不得险。”

“这又是刘掌门的主意吧,他就是天天神神叨叨的不能好了,拉上隔壁安利粉红色小裙子的孔掌门,俩人可以结伴修仙去了。”

“够了啊,你差不多得了啊,嘴上尊重点。”

“那成吧,让马龙搬我屋来吧,我懒得挪地方了。”

“惯的你,我回头跟老秦商量商量。”

“哎呀,马龙他肯定同意,我还不知道他。”

“噫,这劲儿劲儿的样。”

“没劲儿劲儿的,烦着呢。”

张继科嗒吧嗒吧眼,掏出手机开始刷。


4


秦门的场合。


“你别跟我犟,小时候继科儿下放,给你能耐的,没钱打电话,就天天学电视剧给人飞鸽传书,丢了多少只鸽子,我找你赔过没?”

马龙低着头不说话。

“你知道为你我费多大劲?小时候不好好练功,说你还不愿意听,梗着脖子好几天不理我,你不想想我当时多寒心。现在又不听话,你真是越长越出息了。”

马龙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不是说不提这事了么。”

“干都干了为什么不让提?”

马龙亏心,没敢顶嘴。

“你看人家肖师父,又精神又活分。你再瞧瞧你师父让你给熬得,头发都白成这样了。说实话,你这孩子又闷又倔,比继科让人操心多了,有这个机会,你还不愿意跟人家好好学习学习。”

马龙小声反驳:“我没有。”

“你哪没有?都说你乖,我这些年告状都没地方告去,逮谁说谁也不信,给我憋的。”

马龙终于给他念得有点烦:“那我答应了,以后能别老提这些事吗?”

秦师父叹了口气,抬手撸了一把马龙的头毛,“你可懂点事吧。”

“我就是觉得没道理啊,为什么忽然让我俩搞这套?”

“你觉得人家小孩配不上你?”

“没,他挺好的,各方面都很优秀。”

秦师父瞪眼:“那你在这卖什么乖?”

“我没卖乖。”

“没卖乖干什么不同意?”

马龙无语了:“好好好,我同意,我同意了啊。我俩要是之后不和,谁逼急了把谁怼死了,都算师父的。”

秦师父痛心疾首,捧心呕出一口鲜血:“逆徒啊……”


5


许昕推门进来的时候,马龙正在收拾东西,铺了一地塑料小人,整间屋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许昕只好靠着门朝他招呼:“师哥,你结婚啊?”

“恩。”

“谁啊?听说是刘掌门安排的。”

“问你科哥去。”

“问了,刚给我怼一顿。”

马龙抬头瞧他一眼:“我要不是你亲师哥我也怼你。”

许昕琢磨了一会,醍醐灌顶:“你要跟科哥结啊?”

马龙含混地唔了一声。

许昕惊慌失措:“妈呀以后他就是我嫂子了。”

马龙翻了个白眼:“可别叫嫂子,听着瘆人。”

“你俩以后是不是就住一起了?”

“对,就是住一块,没有别的乱七八糟的,你想来找我俩玩还照常来。”

“哦。”许昕沉默半晌,“那要是你俩结我能不能不凑分子,最近手头有点紧。”

马龙摆摆手:“别想那么多,给了我也不要,到时候你自己吃饱点就行了。”

许昕心里感动了一把:“师哥你放心走,我会照顾好咱师父。”

“……我就换个屋住,你别弄得这么膈应。”

许昕抹了抹干巴巴的眼睛:“就是有点感触,咱俩认识这么久了,你居然明儿就要结婚了。”

“我结婚我也就住你隔壁,该怼照样怼。”

许昕表示冷漠:“哦。”


6


许昕帮马龙收拾好了东西,师兄弟俩闲着无聊,一人一个手机开黑斗地主。就在这阖家欢乐(?)时刻,方博推门进来喊了一声:“许昕啊,借哥们副耳机。”他刚说完瞧见马龙,干笑了两声,表情有点挣扎,好一会才别别扭扭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龙嫂好。”

许昕一口气没倒上来,被呛了一家伙,要死要活得趴床上咳。

马龙没管他,残忍得把方博怼死在了宿舍门口。

方博巨冤。分明是他张师哥逼着让叫的。

马龙怼完人也有点后悔,给方博买了根冰棍,俩人坐在训练场边聊天看夕阳。方博委屈,嗯嗯啊啊的不太愿意搭理马龙,马龙过意不去,跟哄小孩似的去揉方博脑袋:“博儿啊,以后别跟着你张哥胡闹了。”

方博不吱声,点了点头。

马龙叹了口气。


肖师父带着张继科路过训练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马龙和方博坐在训练场边的双杠上,听马龙一个人单方面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谈得嗨了还要给方博唱几句,方博嗦着冰糕棍满脸生无可恋。

肖师父友好地打了声招呼:“这不是马龙吗?来,一起去吃饭吧。”

马龙从双杠上跳下来,瞧着肖师父,很乖巧地弯着眼睛笑了一下:“肖师父好,我正说带着博儿去食堂呢。”

肖师父越看越觉得别人家孩子懂事,心里喜欢,忍不住揉了一把马龙的头毛,回身有意去拉方博:“不着急,你和继科先去吧,我跟博儿有话说。”

方博觉得自己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低头刷手机的张继科这时候抬头瞅了一眼马龙。

马龙没看他,只嘴上答应肖师父:“行,那我俩就先去了。”

“你们两个小孩多说说话,好好了解一下。”

马龙点头,心里寻思了解啥啊了解,十几年就差内裤没换着穿了,谁还不知道谁啊。


马龙和张继科往食堂溜达,两个人一路上倒是一点也不尴尬,看着对方,眼里满满都是同病相怜和惺惺相惜。

“你答应了?”

“我敢不答应?我不答应我师父得给我就地正法了。你不也答应了?”

“别提了,我师父就差跟我哭了。”

“那你什么时候搬进来啊,我还得给你收拾屋子。”

“给我腾个地方摆陈列柜吧,我有好些手办。”

“就你事儿多。”

“你嫌麻烦我改天自己去收也一样。”

“晚上八点。”

“干啥?”

“来我屋咱俩一起规制规制。”

“哦。”


7


俩人刚睡一张床的时候,张继科感到郁卒,觉得自己自由的双翅被守旧封建势力生生折断,午夜梦回,不由得胸闷难当愤懑难抑,经常半夜起来写诗。刚开始豪气大发,会写几笔张宗昌风格的“大炮轰他娘兮刘歪脖”,后来让马龙发现了,怕流传出去俩人一起挨罚,就给他把笔记本撕了,撕完了还特别无辜地说:写得不错,字特别好看。张继科怒怼了马龙一波,之后更加郁卒了,一连创造了好几首“再见青春/再见少年时光/让这雨滴痛吻大地/让那岁月拥抱了我”这种很汪峰的诗。马龙急坏了,整天担心张继科云里雾里得要飞升成仙了,于是堵墙角给人狠怼了一顿,可算怼出点地气儿,也给张继科怼蒙圈了,陪马龙看了好几天动画片,再也没提写诗的事。


9


自打结了这个荒唐的亲,俩人怼得比之前更加频繁,刘掌门很欣慰,心说绝世神功不日将成,此门后继有人。

大事小情张继科和马龙都能嗨起来,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俩人能拔剑二十五回。为了C罗和卡卡谁帅可以怼一波,怼完了拿着ipad头靠头一起看天下足球,国安鲁能谁牛逼也能怼一波,怼完了非挤一个凳子上一起在网上刷比赛门票,刮刮乐到底谁酋长谁欧照样可以怼一波,怼完了揣着钱还去当冤大头,最神奇冤完了俩人还经常顺路看电影撸串。总而言之,除了赵又廷是不是男性公敌这个问题俩人不怼,别的或多或少都怼怼。

这回张继科搞乱了马龙的收集,马龙进门看着他还没说话,眉头甫一跳,张继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扭脸抽了剑就把人往外头揽:“走走走,外头打,外头地方大。”

马龙被他推着,忙不迭地喊:“哎哎,帮我把剑拿上。”

“知道了知道了。”张继科回身够下了挂在门后头的佩剑,顺手关了门。

俩人在训练场怼了一个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张继科费了老鼻子劲把马龙给怼趴下了,马龙有点不高兴,干脆脸贴着地不起来,张继科去拉他:别躺这,地上凉。

马龙不理他。

哎?真生气啦?瞧你这出息,别这么小气啊。

见马龙半天不动,张继科有点心虚,也顾不得洁癖不洁癖了,直接盘腿在他旁边就地坐了下来,一边坐一边碎碎叨叨地说着: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来这套,没劲啊你。

马龙叹了口气,还是不理他。

张继科推了推他:哎我说,你好歹算我媳妇吧,摆这个架子给谁看啊,啊?马龙?我们张家门风可不能让你给败坏喽。

别胡扯啊。

好好好,那我是你媳妇行了吧。你们马家门风我来守护。

马龙被他磨了十多年了,说到底也没什么脾气,慢悠悠从地上爬起来,跟张继科肩靠肩坐在一起:别提这个了好不?

好。

马龙瞧着张继科,越看越觉得这人笑起来好看,跟原来看感觉不一样了,他觉得大概是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忽然就有点忧心:你说咱俩这样真的能成功吗?

神功不知道,反正这几天打的多了练得多了,我觉得我有长进。

马龙点点头:我也是,熟练多了。

要是真练不成神功,我帮你怼你师父。

马龙皱眉:凭啥就光怼我师父?你师父呢?

张继科无比耿直:不敢怼。

马龙想了想,觉得张继科给的理由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哦。过了一会他又说:也别怼我师父了,他挺不容易的。

那行吧,咱怼刘掌门,反正他现在怼不过咱俩。

不太好吧。

你一个队长能别那么怂吗?

这跟怂不怂有什么关系,你不怂你自己去怼。

我不。

还说我,你才怂。

张继科没搭腔,就抬头看着天空发呆,马龙傻乎乎地跟着他一起看,看到头顶这片云从东边飘到西边,张继科终于开口了:你说咱们是不是辜负了师父的心意?

马龙拍拍他的肩膀:别灰心,我们再努努力,一起加油。

张继科扭过头来看他,神色少有的严肃认真:我不是说练功。

啊?

张继科本来张嘴想说话,后来喉结滚了滚,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把脸转回去:马龙啊,其实我觉得咱们这样挺好。

是挺好的。

你信不信还能更好?

怎么更好?

张继科捏了捏指尖,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掐了一把马龙的脸,不待对方发难,他凑过去又照着嘴亲了一口。

马龙捂着脸发了会愣:你就为了说这事?

张继科腔子里一颗心要蹦到嗓子眼,面上却强作镇定:你不高兴?

没,我挺高兴的。马龙抹了抹脸,往张继科那边挪了挪。

那你倒是乐啊。

不乐。傻。

张继科拿肩膀撞他,笑着揶揄起来:你可别卖乖了啊,你就一小傻子。

然后马龙耳朵就红了。


10


张继科自此基本就看开了,本来就是旗鼓相当狭路相逢的两个人,良敌也罢,益友也好,杀得你死我活,好得互为骨血,合该天生站在一起。就像诗里写得,他与马龙相逢在黑夜的海上,在交汇的时候互放光芒。

马龙不比张继科,他不懂徐志摩,只嘴上挤兑他:你这脑子也是没谁了,咱俩那时候才多大,怎么去海上?还黑夜?要吓死我了。

诗人张继科不想理他。

毫无诗性的马龙倒没啥大彻大悟,纯粹觉得两个人站在一起看着登对,以后快餐第二杯半价的活动也有个固定饭搭子了。


所以说这万千世上事,确实没法知道哪片云彩有雨,也没法知道当头雷劈是不是能给你劈出道彩虹来。


FIN。


评论(26)

热度(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