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换lof啦

合法家暴【獒龙,格斗AU

合法家暴【格斗 AU,无脑甜饼


1 UFC的赛制有改动,合同制改成大赛制

2 假设我朝有UFC这种比赛【。

3 婚姻合法

4 有点暴力描写吧,一丢丢

5 MMA应该是可以穿鞋的,虽然现在基本没人穿



1

马龙在八角笼里显得格格不入,一来他没有纹身,二来他还总爱穿一双白鞋。他的职业生涯不算坎坷,但也并非顺风顺水,甚至说得上起步艰难。他的照片第一次出现在官方网站的时候,很多人怀疑系统出了问题,就算他和对手的对战预告发布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会有人跑到他的选手页面留言让他这个软蛋滚出铁血的战场。

最凄惨出战当天俱乐部的赌场里基本没人下他的注,甚至于他第一次上台,迎面而来都是观众的一片嘘声——他看起来太软和了也太白了,笑起来极其去煞气,像块泡在热可可里载沉载浮的棉花糖,你会想把他压在舌头下碾磨砸吧那份甜味,却半分激不起拿牙撕扯的欲望,这糖朝你笑的时候更甚,嘴巴两边笑出一个小括号,眉眼弯弯,可爱得让人暴躁,真想一拳头给他砸出个坑来。

热可可和棉花糖适合出现在开着暖气的潮湿雨夜,却不是荷尔蒙爆炸厮杀怒吼的沙场。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就是来送人头的——包括当时坐拥金腰带的守位冠军张继科——他在马龙正式成为挑战者之前基本没看过他的比赛,他就只知道有这么个人,对他唯一的印象还只是个单调的“白”。

白,白得无聊。


2

这颗白得无聊的棉花糖最后创造了MMA赌场的一个奇迹,四场比赛,赔率从7一路跌到1.88,直到他站在决赛的擂台上挑战张继科,这数字才又波动了两下。

张继科看着对面这颗硬到磕牙的糖——一张本来就鼓鼓的小圆脸,因为塞着牙套更鼓了些,像个把坚果藏在嘴里的小松鼠——他忽然就漏了声笑。摄像机捕捉到了他这个表情,毫不给面子地将它投到了现场的大荧屏上,解说还在激动地做着阅读理解:“看样子我们的冠军一点也不把这位初露头角的小战士放在眼里啊。”

张继科下意识朝马龙看了一眼,对方也恰好在望他,视线对上了两秒,马龙有点局促地别过了头,耳朵后面红了一片。

张继科忽然觉得有点微妙。


3

那次的比赛让张继科的金腰带易了主,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方式破了他28:0的超级记录。

前两局他们打得难舍难分,最后一局马龙踏着他那双白鞋,开场一分钟直接用一记高踢knockout了张继科。张继科缓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他的牙套上全是血,耳朵嗡嗡嗡得响,他得很费力才能抬起眼皮——越过乌央乌央给他敷冰擦脸的各色人员,是一双白莹莹的小腿——看到这双腿的时候,他才真的意识到自己输了,一时非常愤恨,恨到想把这双腿剁下来砍碎,但他顺着这双腿往上看去,却看到这双腿的主人蹙着眉毛很是担忧地望着自己。

赛前那点微妙的感觉又回来了。


格斗选手的反应都很敏捷,连带捕捉细节和微妙情绪的能力也异常强大。

张继科当时隐隐有一种猜测,马龙大概是喜欢自己。


然而这时候他们只是初见。


4

他们俩有过无数次交锋,knockout少一些,submission多一些。马龙的腿无数次紧紧缠在他的腰上背上,他也无数次抱着那个人的腰撞上围笼的铁网。张继科对马龙的第一次KO非常凶狠,那回合的前四分钟他一直被马龙压着打,挡了又退,退了又躲,极其憋屈。张继科脱出缠斗的时候眼已经红透了,他看着对面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苍白的脸,只觉得心里蹿起一簇火,越燃越旺,终于在他扑过去的时候烧成一片大鸿。他当时大概真的是打疯了,一拳KO之后又把人按在地上锤了好几下,裁判拉了三次才把他从马龙身上拉开。

马龙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一群人着急火燎地冲上去替他检查。而张继科也被一群人簇拥着抬了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将被再次加冕时,兴奋瞬间在脑子里炸开了漫天烟花,可待到那片烟花消散,几个落在地上的小火星却灼了他的心口一下,又疼又痒,惹得他向马龙的方向望了过去。越过层层叠叠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摄像机,他只望见了担架上的一双白腿。


还是那双当年KO自己的腿,蕴藏力量与爆发力。

竟然意外的还很好看。


5

大赛之前,联盟会让两个人摆拍。姿势比较中二,握拳相向,满面杀气,眼耳口鼻靠得极近,像是要咬掉对方块肉,又好像要接个缠绵的吻。

马龙打了这么多次,拍了这么多次,长得却还是像颗软糖,每次摄像师要求面目狰狞,他都狰狞得特别痛苦,抿着嘴巴皱着眉头,不像要爆种,倒像是受了天大委屈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张继科这时候已经很把马龙当回事了,金腰带在他们两个腰上连年轮回,两个人永远只在决赛遇见,永远一个守擂一个攻擂。张继科自从第一次失了金腰带,就经常看马龙的比赛,琢磨他的打法,当然这些二了吧唧的摆拍他也无一例外全都看过一遍。逐渐他就发现了,每回马龙跟他摆拍的时候,耳朵尖都会发红。


6

张继科出身拳击,马龙出身散打,俩人除了能在MMA比赛上遇见,平时各种小比赛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但是俩人经常在各种俱乐部聚会上遇见,一开始只会握手寒暄一下,两看相厌,但是自打张继科发现了马龙耳朵尖藏不住的那点小秘密,他就开始有意无意往人跟前凑。

马龙倒是大方,每次都主动送他酒,张继科乐得蹭他酒喝,一蹭就蹭了这许多年。

这天俩人都喝多了,张继科高了就有点飘,看着马龙在昏黄灯光下乖得极具欺诈性的侧脸,乐呵呵地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马龙被呛了一口:“我、我很欣赏你。”

“这还不是喜欢?”

“你觉得是喜欢,那就是喜欢。”

“你倒是诚恳。”

“我从来不撒谎。”马龙咬着玻璃杯的边沿,拿牙齿在上面轻轻磕了两下,发出叮叮得响声,他盯着杯子里橙黄色的酒水,歪过头嘴角翘翘地笑起来:“你打起来真的很帅,充满力量,令人向往。没有你,我大概也不会站在这里。”

“什么意思?”他俩坐在俱乐部里唯一的一张大沙发上,彼此靠得极近,张继科只需要把手臂往靠背上一搭,就把马龙虚虚地揽进了怀里。他借着酒劲,也确实这么做了,甚至变本加厉地将手指落在了马龙的肩膀上。张继科的心紧张得怦怦直跳,他自以为捕捉到了对方话中最隐蔽的那个秘密,又患得患失地怕自己猜错,万分舍不得唐突,却奋不顾身地一刻也不想浪费:“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说是就是呗,喜欢你又不丢人,是件挺快乐的事。”马龙这次依然很大方,他往张继科那边小小地挪了挪,便真的半靠进了他怀里。他面上仍道貌岸然地继续说着:“我小时候身子不太好,总被欺负,学散打只不过是为了防身,走上这条路也是误打误撞。后来看了你的比赛,我才发觉这种东西竟然也可以这么美。”

张继科愣了一下,他被说得耳热,心里也被撩起了一簇火苗,烧得眼前马龙的脸都泛起一层让人想亲吻的暖光,他慌忙给自己灌下一杯酒,顾左右而言他:“其实你也挺美。”话说出口他又觉不妥,赶忙打补丁:“唯一不足的就是你打得时候少一股子霸气,下次打出来也吼一吼吧,不然总显得怂乎乎的,像块大软糖。”

马龙瘪嘴:“我不是软糖,我可硬了。”

然而张继科只觉得他可爱到爆炸。

马龙又往张继科这边凑了凑,臂膀贴上胸膛,转过脸来神气兮兮地呲着小白牙笑起来:“其实我一点也不怂,我胆儿挺大的。”

“是啊,胆子小也不敢第一轮就挑战我。”

马龙抿着嘴巴笑,笑得嘴边皱出一个小括号:“那次我太紧张了,打得有点狠,不好意思。”

“呵,确实挺狠的。”张继科仰头去看天花板上的大灯,摸了摸鼻尖,有点恍惚,“你那次打败我,我有一瞬间想过自杀。”

马龙一把抓住了张继科的衣摆,小脸上一下子覆了一层霜,皱着眉头紧张得不得了:“不行!”

张继科觉得好笑,非常逾越地抬手揉了一把马龙的头毛:“别这么看着我,就是一瞬间而已,我不是脆弱——冒犯点讲,我其实想杀了你然后自杀——多傻逼啊,但是我确实那么想过。拜托,谁会想输啊,别看我连赢了这么多年,我也还是一局都不想输——就算八角笼对面站得是我婆娘,估计我也是照死里打。”

马龙顿了顿,同样摸爬滚打你死我活多年,他太能理解张继科这种心情了,太过于理解以至于觉得没什么好开导的,最后只得不痛不痒地说道:“那希望你以后的婆娘不会站在你对面。”

“你这话我没法接。”

“那你真是不会聊天。”

“原话奉还。”张继科大着胆子往前凑了凑,嘴唇将将碰在了马龙的耳朵尖上:“对了,你第一次赢我的那场,赛后你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来着?”

“我想说,你是个伟大的格斗选手,我敬佩你。”

“所以你确实喜欢我对吗?”

马龙扬手在他肩膀轻轻打了一下,带着点不应该属于他们这两位格斗场老冤家的甜蜜腻乎的小嗔怪:“你好烦哦。”

张继科没忍住,噗嗤一声喷笑出来,马龙也跟着他乐,两个人头靠头咯咯咯咯笑个没完,看上去跟世界上其他情侣并没什么区别。


7

今年的张继科守住了自己的金腰带,但尽管他现在正被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淹没,他却并不怎么开心。

他很困惑。


他和马龙的第三局打得异常焦灼,因为前两局两人各赢一半,第三局便走得格外小心,绕着八角笼转了两圈,张继科先沉不住气,一拳挥了过去,马龙堪堪躲过,又一个错身,拽着胳膊把人掼倒在地,张继科反应够迅速,倒地之前不忘抱住对方的腰,带了马龙在地上摔成一团。张继科还没反应过来,一双腿就锁在了自己腰上,马龙还死死缠了他的脖子,使劲把他往自己身上压。张继科知道他这是打算用submission结束终局,但这一刻神佛作乱鬼使神差。

张继科发觉自己硬了。

马龙显然也发现他硬了。

晴天一霹雳,两人同时一僵。

张继科听见马龙贴在他耳朵边低低“咦”了一声,他被死死卡在马龙的颈窝,满鼻子混着沐浴露的汗味,他忽然好想咬他一口。张继科借着这个尴尬的体位悄悄耸了一下腰,马龙叫了一声,忽然松开腿,拿膝盖顶开了他。

他错失了一次绝佳的submission。

两人的终局不分输赢,提交三人裁判组等待裁决。


当裁判在八角笼中心举起他的手宣布获胜的时候,张继科下意识扭过头去瞧马龙,后者闷着头吹鼓了半边脸颊,仿佛含了一颗硕大的糖球,像不甘心,又像是在害羞。

张继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天上有一千道闪电噼啪噼啪打在自己脑袋上,也有一万朵鲜花在心肺里开怀盛放,他破开自己团队围上来的一圈人,走到另一边拉了马龙的手。

马龙被吓了一跳,瞪着眼看他。

张继科满头是汗,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淤青,他吐了牙套,哑着声音说:“哎,你跟我结婚吧。”

马龙嘴里还塞着牙套,张大了眼睛,只唔了一声以表达懵逼之情。

张继科给他唔得心烦意乱,捏了他的下巴,不耐烦地命令道:“张嘴。”

马龙从善如流。张继科直接上手把他沾了血的牙套取出来,犹豫了一下,低头亲了上去,亲了一嘴又甜又涩的血腥味。

张继科事后隐约记得当时他耳边响起了炸雷一般的口哨欢呼与哄笑唾骂,但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细胞的工作效率都慢了一千万拍,他只能看见眼前人忽闪的睫毛——那一刻,他的全世界也就只剩下那两片睫毛了——然后动用全身上下那些慢一千万拍的细胞努力反应出来一个裹着甜味酸味苦味,从血淋淋的骨头缝里剜出来的名字:马龙。

这个名字的主人在他臂弯里慢慢软下了身子,然后有一双手攀上了张继科的肩背,那双手还套着搏击专用的护手,膈得皮肤泛起一阵细微的痛感,不是什么难忍的剧痛,反而抓心挠肝得惹人发痒。

张继科松开马龙的时候,对方已经让他亲了个满脸通红,张继科望着他,从那双弯弯的眉眼间读出了许多正面情绪,于是他终于有勇气再一次开口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

马龙干脆笑出了声音:“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

张继科被他笑得浑身都轻了,亲昵地将下巴搁上他的肩膀,轻轻磨蹭了两下:“你怎么这么不肯服输啊?啊?大软糖?”

马龙用那双曾一拳打碎别人颧骨的手推着他,推了三次却都没推开,嘴上还带着笑意软软地骂他:“软糖个犊子。”

张继科搂着他的腰撒娇似的晃了晃,嘴上絮絮叨叨地催促:“敢跟我结婚吗?敢不敢?快说,敢呗敢呗?”

马龙亲了亲他的耳朵:“别问啦,敢敢敢。早跟你说过,我不是个怂人。”

于是张继科埋头在马龙暖呵呵的颈窝,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8

后来他们真的结婚了。

因为许多可说不可说的原因,张继科再也没在对战马龙的擂台上出过求婚那次的尴尬意外,他对此很满意。

其实他对这个结果甚至超出了满意,super super 满意。


9

张继科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他不肯输哪怕一局,就算对面站着他的婆娘,他也会拼死打——虽然马龙和他婆娘这个形容有点出入,但某种程度上意义是相同的。两个人结婚之后,还是回回打擂台赛,打得甚至比往年还要狠辣精彩——有人评价这个现象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久而久之,这竟然成为了MMA比赛上一个极具特色的卖点,以至于年年他俩的挑战赛现场都人满为患。毕竟合法家暴,盈利家暴——有时候联盟带头社会主义建设,他俩还时不时得来一场慈善性家暴——值得许多人慕名而来,也值得联盟一推再推。


不过结婚还是带来了诸多不方便。

马龙年末休息了一阵子,回去训练的时候整个人圆了一圈,网媒直接嘲讽他“要么是打算换重量级,要么就是计划给自己丈夫生个孩子”,底下评论一水的恭喜张继科当爸爸,看得马龙的教练气得要疯,见了人劈头盖脸沙袋铅块就招呼了一身,说是下次比赛之前去厕所都要负重,搞得马龙苦不堪言。半夜偷偷翻墙去撸串,被记者偷拍了,发到网上不说,还要调侃他“照这个架势发展,看样子是打算给老张家生一对双胞胎了”。

马龙狠狠把手机摔到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哼唧:神特么双胞胎。

偏偏张继科这时候还要发短信来招惹他:龙,女孩叫张梨怎么样?

马龙表示:张梨个鬼,还张苹果张葡萄呢。


而他俩那些散布在各大体育网站上标题写着格斗巅峰对决的比赛视频,在两个人结婚后大部分都被戏谑似的改成了道德沦丧人性缺失家暴现场,两个人往年的submission合集,更是被改成了张继科马龙.avi。

网警为这个还特别关注了他俩一阵。

后来张继科直播的时候提过一嘴:你们太有想象力了,我俩都是心智健全五好青年,我俩.avi的时候不那样,哪有人那样avi的啊,简直丧心病狂。


10

今年的挑战赛如期举行,两个人像往年一样接受赛前采访、摆拍、跟着联盟出席发布会。


张继科的赛前采访永远是跑火车现场,即使这次要打的是他爱人,也照跑不误。

“我早就想打他了,脏衣服总是乱扔。”

“马龙这人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一点都不乖。要我说,咱们比赛应该办得频繁点,在家里我可不敢揍他,憋这么久憋到面对面,忍得可不容易啊。”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比赛我会全力以赴,希望可以初局KO他。不过要我说,你们干脆把奖金直接给他算了,反正我银行本和卡都搁他手里了,我俩谁赢钱都跑不了。”

“马龙能花钱,超级能花,要不我想揍他呢。”

“我最近腰是有点问题,具体不能说,这都是选手的商业机密,我说多了赔率涨了你负责哟——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抽空问马龙去吧,啧啧,你别看他那双腿长得顺溜白净,劲可大了,这家伙每次整事——好了好了不说了,再说他该跟我生气了。”

“赢了怎么样?啊,能怎么样啊?找他要点奖励呗。”

“是什么奖励不能告诉你。”

“嘿嘿嘿。”


马龙的赛前采访一直都很规矩,结婚之后除了爱秀了些,一直也没什么垃圾话。

“他都说我什么了?”

“他说什么你们都不要信。”

“我俩在家不打架,我俩挺好的。”

“我们训练是分开的,我跟他好久都没见了,可能这样效率比较高吧,他在的话我可能老想跟他说话——别笑啊这很正常呀,我喜欢他啊,当然总想跟他说话了。”

“再说了他那么帅那么好,我想跟他说说话怎么了。”

“你们怎么还问这种问题啊,这采访应该还有小孩子看得吧?不是我让他腰疼的,但是他腰疼我是真的挺心疼的,他再不好好爱惜自己就等着我被活活气死吧。”

“哈哈,他要初局KO我啊?他真这么说的?初局KO我不敢说吧,可能还是三局打满五分钟吧。”

“啊?让我给他奖励啊——昂,等他真赢了我再说。”

“讨厌啊,瞎说什么啊,这采访是不是有小孩子看?赶紧掐了掐了。”


11

八角笼外是永远的鼎沸人声与酷炫灯光,现场解说坐在播音室里望着擂台上的两道背影,心情很好地调侃起来。

“哎呀,今天比较难办啊。”

“我们可得向最高人民法院保证,我们是正规比赛,而不是一场实况转播的家庭暴力。”


FIN。


题外话:老有人觉得UFC是直男战场荷尔蒙爆棚,作为一个女的,看了好几场,只觉得是哲学天堂【。

之所以写这个是因为我基友前阵子跟我讲大炮和马龙要在墨尔本打,我说马龙不是打胖球的吗他去送人头吗,然后他告诉我是马龙维拉……我看得中文解说,解说小哥一会叫马龙一会叫维拉搞得我真的恍恍惚惚何厚铧_(:з」∠)_

评论(76)

热度(1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