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换lof啦

喵【设定都是猫


1 纯卖萌,无剧情无故事,无脑甜,大概童话风?

2 别问我为啥一只猫会有名有姓……

3 虎斑X白毛


马龙一岁的时候半夜出去遛弯认识了张继科,他那时候还是只肉乎乎的小奶猫,耳朵嘴巴肉球都是粉色的,黑眼仁巨大,眯起眼睛犯困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在微笑的错觉,怎么看怎么显小。对方比他大一个月,偏偏跟吃了灵丹妙药似的长了一副精神矍铄的飒飒英姿,身量也比马龙大一点,一双好看的眼睛像两颗宝石,每回踏着猫步昂着脑袋从街上走过去都有小母猫给他扔小鱼干。

其实马龙之前经常窝在靠窗的小窝里看张继科半夜在各家院子里窜来窜去,他那时候觉得这猫好烦好闹挺啊,但也没法否认,这猫长得真漂亮,连上树掏鸟窝摔下来的时候都有种狼狈的美感。

马龙看着看着,忍不住低低嗷呜了一声。他也好想出去玩啊。


马龙是秦老师养得最早的一只猫,家教极好,猫品出众,一年到头听不到几声喵,连洗澡都是闭着眼睛打着哆嗦乖乖任由秦老师给他淋水,半夜三更也从来不出去神遛招主人担心。秦老师家的老二许昕虽然不闹,但也是个爱玩的,一周总有两三天夜里不着家。马龙每次都在许昕踏着朝阳打着呵欠晃回家的时候端着脸数落几句,但心里其实也挺躁动的。有时候许昕给他带回来小零嘴和亮晶晶的小玩意,他收下的时候虽然总把一张猫脸绷出水来,却打心眼里更加艳羡许昕了。

这一次他忍不了了,因为这天傍晚他瞧见那只漂亮的虎斑猫被几只大鸟啄了,大鸟啄中了两下还不罢休,喳喳叫着追出去老远,看得马龙在屋里急得直蹦跶,扒拉着窗帘往上窜,恨不得直接从窗口飞出去。

他的毛那么好看,你们怎么能欺负他呢!

颜控马龙愤愤不平地冲着窗户外头一直喵喵,一对爪子都扑在玻璃上,印下两个圆乎乎的小梅花。

许昕追着卫生纸卷跑到窗户边的时候,正瞧见了那只虎斑被大鸟追赶的背影,他下意识就脱口而出:这不是隔壁老张吗?咋被鸟干了?

马龙充满疑惑地喵了一声:他叫老张啊?

许昕点点头:就隔壁肖老师家的那只,每回夜里我出去浪,他都在咱家附近溜达,我老觉得他想偷咱家东西。

虎斑跑远了,马龙把脸怼在冷冰冰的玻璃上,毛都被压扁了一片,整只猫都显得蔫蔫的:咱家有什么可偷的啊……

咱家有小鱼干。

可咱家小鱼干不好吃啊,全是自制的,没商店的好吃。

……哥你这么说多伤老秦的心啊。

马龙把一张天然微笑的猫脸硬生生皱出一个难过的表情:你说那只猫该被啄得多疼啊。

许昕看了一眼他哥,玩了会卫生纸卷又看了一眼他哥,来来回回好几次,他终于get了他哥的点:哥,你是不是想跟他交朋友?

马龙两眼冒光,噌地蹿到许昕旁边,瞧见许昕被自己吓了一跳又有点不好意思,拿爪子揉了揉脸:我想啊。


马龙这天晚上被许昕带出去了,他第一次夜里出门,兴奋得要起飞,真的见到张继科后,更是一颗心快要跳出胸腔。

那只虎斑朝他昂了昂下巴,姿态洒脱又自负,几步走到了跟前:你是老秦家的那只猫。

马龙脸上装的平静,嗓子里却仿佛吞了三斤跳跳糖,舌尖下面噼噼啪啪。他朝张继科点点头,过了一会又问:你怎么知道?

每次半夜我都去你院里转,我看你每回都趴在窗户边上,本来今天傍晚我想跟你说说话来着,刚上树就被那些臭鸟啄了,真他妈的点背!张继科竖着尾巴,前爪在地上狠狠一踏,一副懊恼模样——他当时可是鼓足了勇气才敢上前搭讪的,之前的几个月他都只是藏在树叶后面偷瞄对方,对方耸着小脑袋自我纠结的模样总能让张继科异常窝心,特别想过去舔舔他。

马龙愣了一下,被这只爆粗口的猫逗乐了,但转脸瞧见张继科本来光彩漂亮的背毛上豁了一块,又觉得非常心疼,凑过去拿小爪子碰了碰他那块豁口:疼不疼啊?

张继科的一对小尖耳朵抖了抖,喵出一声,过去试探性地小蹭了马龙两下:不疼,疼我也不怕。

马龙由着他蹭:别上树了,想跟我说话,等我出来再说就好了。

可你总也不出门。

这不是出来了吗。

以后还出来吗?

嗯,出来。

张继科盯着马龙眨了眨眼睛,瞳仁亮得发光:每天都出来吗?

马龙连脑子都没过就脱口而出:嗯,每天都出来。

张继科高兴地咬了一口马龙的脖子,在白亮的毛上留下一片发光的口水:那我每天晚上去你院里等你昂。


他俩自那之后就总玩在一起,在秦老师家伙同许昕撕过卫生纸,在肖老师家撺掇几个大猫小猫开过猫界disco,还总跑去对门吴老师家扒拉着窗户栏杆逗人家新得的一只肉嘟嘟的猫崽儿。张继科说那只猫崽世界第一可爱,自己早晚也要生一群猫崽儿。马龙听了就有点不开心。


开春的时候,养猫的这几家都异常热闹,张继科和马龙很少在这个季节见面。马龙知道每到这个季节自己总是很难受,他没见过这时候的张继科,不知道他会不会难受,但越想张继科他就越发难受,只能蹬着四只小短腿在窝里打滚。好在他俩过不了十多天就又能滚在一起了,马龙靠着这个念头熬过好几个躁动的春秋天,熬总是难熬的,但每回重逢见到张继科的那双眼睛,马龙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值得的。

很难说一只猫为什么会有这么哲学的一份心情。


因为他俩总大街小巷的混在一起,少见多怪的人类就总爱瞎揣度俩猫之间的关系。


“那俩猫有病吧,怎么整天这么腻乎?”

“公母俩吧。”

“谁公谁母啊?”

“白的是母猫吧,还挺可爱的,虎斑长得漂亮应该是公猫。”

“哎哎挺好的,赶明这俩有崽儿了我来抱一只。”


这种迷之对话不胜枚举。


马龙气呼呼地舔舔自己的小爪子,心里嘀嘀咕咕地念叨:“一只猫而已,干啥长这么好看。撩母猫都是闻味,你脸再好也没用啊。”

张继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身边猫脸上写满怅惘的马龙——他根本不知道马龙脑子里现在是怎样一番愤愤不平,只觉得这样歪着脑袋耷拉着眼睛摆出一张委屈脸的白猫可爱炸了——他没忍住,走过去拿舌头舔了舔马龙的耳朵,马龙跟被兜头盖了一盆水似的,嗷呜一声蹦了起来:“你干嘛!”

“看你不高兴。”

马龙嗓子里咕噜咕噜了两声,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他们说咱俩是公母俩,还说要抱咱俩的崽儿。”

张继科满脸单纯,没get到马龙生闷气的点,转了转眼睛,还是决定逗逗他:“那龙你给我生窝猫崽儿吧,给他们一只也没啥。”

马龙震怒了,不可置信地望了张继科一眼,一甩尾巴跑开了。张继科慌神了,他知道马龙这架势是打算跟他冷战了,可怜他压根不知道为什么,追在后面一路喊:“不给他们抱不给他们抱,咱们自己照顾咱们的崽儿!哎你等等我啊!”

马龙气得小尖腮都没有了,整个脑袋鼓得圆咕隆咚。

崽儿啊崽儿啊的,又不是真的能生,老挂在嘴上说什么!


马龙两天没理张继科,张继科就每天定点跑到秦老师家嘎吱嘎吱挠玻璃。

“龙啊,你到底闹什么别扭啊?”

“是因为我说要生猫崽儿吗?那就不生了呗,不生了,咱不生了。”

“你再不理我,我可走了。”

“我走了啊。”


马龙一颗猫心能拧巴成股麻绳,他其实气自己居多,心里没怎么怨过张继科,闭门在家待了这两天,他还觉得挺对不起张继科的。这会听他这么说反而害怕起来,他怕张继科真的就走了,他俩以后都见不着了。眼见张继科转过了身子,马龙下意识抬起一只爪子去挽留他,却忘了俩人之间横着一幕巨大的玻璃墙。等马龙好容易拨拉开窗户,张继科早就跑得没影了,马龙难过地呜呜了两声,生无可恋地趴在了窗台上,他把下巴搁在两只爪子上,歪着脑袋垂着眼睛哼哼唧唧。


好在过了没十分钟,张继科就咬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塑料袋过来了,他把塑料袋拽到马龙跟前,又拿爪子往他那推了推:“喏,小鱼干都给你。理我一下。”

马龙揣着小爪趴在地上,看着眼前满满一大袋子的小鱼干心肺酸胀:“你傻不傻,都给我了你吃什么?”

“吃你呗。”张继科说着就叼住了马龙的后颈,满嘴喵唔唔唔地说着话:“你得理我,听见没?”

马龙的耳朵动了动,然后软塌塌地耷拉了下来,薄薄的小耳朵里爆出一片粉红的血管:“昂。”

张继科松了小牙,又拿湿漉漉的鼻尖去蹭马龙的脸,蹭完又去舔他的眼睛,忙忙叨叨得搞了马龙一脸口水。马龙被他的胡子戳了两下,往旁边躲了两步,张继科撵着他的步子紧贴了过去,变本加厉地轻轻咬他脖子下面的软毛。马龙一个激灵,拿爪子去拍他:“别咬我呀。”

马龙爪子下热乎乎的肉垫在张继科脸上呼拉了一把,马龙没用什么力气,这么软绵绵的一下搞得张继科还挺susi,他干脆拿脑袋去拱马龙,喵喵喵地叫着:“真暖啊,冬天就该跟你睡一窝才对。”

“那就睡一窝啊,你别每天半夜出去疯了,来找我啊。”马龙歪过头去,也蹭蹭张继科的脑袋:“我的窝可大了,一个人也怪冷的。”

“我半夜那是出去巡逻,保卫猫世和平。”张继科拿爪子拍了两下胸口最厚的那撮毛,模样无比骄傲,好像人类世界的骑士在整理自己繁复的领巾。

“……继科儿啊,我原来一直以为我才是咱俩之间比较中二那个。”

“那我保卫你。”

“谁要你保卫。”

马龙又拿爪子虚挠了张继科一下,不料被后者叼住了爪子不说,还被他掀翻在地上滚了半圈。马龙没生气,兴奋地喵喵个没完,四肢扑棱来扑棱去,张继科压在他软软的肚子上咬他的脖子和下巴,也跟着他一块喵喵。俩猫从东头滚到西头,半夜三更搞了一个沸反盈天。


秦老师半夜被客厅里乒哩乓啷的响动吵醒了,他起初以为家里进了贼,出门查看的时候还警惕地在身后藏了一只棒球棍。然而眼前的一番景象让秦老师比见到贼还惊心动魄——自己供奉了好几年的宝贝盆栽被翻倒了,乌央乌央洒了一地的土,两位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地踏着花泥,在犯罪现场恬不知耻地留下了四串萌萌哒的梅花印子。

秦老师是在厕所捉住张继科和马龙的,他举着球棒推门进来的时候两只猫正在撕巴一卷卫生纸。马龙被埋在纸堆里,白得简直要看不到,少见的喵喵喵喵叫个不停,一边的张继科正埋头苦干,试图再咬开一卷卫生纸的塑料包装——他想再给马龙身上堆点卫生纸,堆得越多越好,毛茸茸的白毛团和白色的纸堆,整个画面看上去都软软的,张继科觉得超可爱。

可怜秦老师被气得发抖,趿拉着拖鞋穿着裤衩背心就跑到隔壁砸门了。


肖老师在十分钟之后走进了这间厕所,马龙和张继科这时候已经拆了所有的卫生纸,两只猫在纸里滚成一团,张继科正压着马龙咬他的后颈。

慢一步进来的秦老师看到张继科在咬马龙,以为自家仔受了欺负,皱着眉头上去一把拨拉开了虎斑,抱起自家仔护在怀里,他家仔倒是一万个不乐意,两只前爪撑在秦老师的胳膊上使劲,努力想把身子往外钻,张继科在秦老师脚边喵呜喵呜地蹦跶,还立起身子伸着小爪子要去够马龙。

肖老师有点闹不清状况:“这是啥意思啊?”

秦老师对他怒目而视:“哎老肖,你瞧你家猫给我这里造的,你不说点什么?”

“老秦咱凭良心说话,咱进来的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家那只也没少祸祸。”

“我家仔祸祸我家你别管,咱先拎清你家的事。”秦老师嘴上说得痛快,但想起那棵盆栽还是觉得心中滴血,手上暗暗掐了一把马龙。马龙知道主人生气,掐得痛了也只是小小呜了一声,倒是听得张继科不开心了,竖起尾巴,叫得更加卖力。

秦老师盯着张继科看了一会——作为一个资深铲屎官,秦老师费了老鼻子劲才忍住了给这只漂亮虎斑顺毛的冲动——他不为美色所动,横眉立目:“你看看你看看,现在还不消停!”

肖老师挑挑眉毛,也觉得不对:“平时不这样啊,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他说着蹲下来要去抱张继科,后者老大不乐意地从他手下出溜走了,绕着秦老师转圈圈。

马龙朝张继科挥了两下爪子,又喵了一声,意思叫他“趴下,先趴一会”,这才换的张继科安安生生趴在了地上。惹得肖老师感叹一句:果然还是猫与猫之间心意最相通。

秦老师又打量张继科两眼,忽然开口:“老肖,你这猫做绝育了吗?”

肖老师愣了一下,但同为资深铲屎官,没几秒就get了秦老师的意思:“你癔症了吧,大冷天的,闹也不能因为那个闹啊。”

“也对,我家仔是公猫。”顿了顿又说:“但是我家仔乖,肯定是你家给招的。”

“可给你神的,你还能知道人俩猫之间谁招谁。”

“绝对是你家的招的,你趁早带去做手术,咱两家都安生。”

“要我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要去咱两家一起去。”

“凭什么?我还等着抱我家仔的小崽呢。”

“嘿你可真不讲理,那我家这只就天生光杆司令啦?”


……



张继科被这俩大人叨叨得脑壳疼,没一会就磕头打盹,这会正农民揣着趴在地上,困得脑袋一点一点。他昏昏沉沉神游天外,压根没捕捉到“绝育”这个可怕的词汇,窝在秦老师怀里的马龙却跟摸了电门似的一下炸了毛,嗷嗷嗷地就在主人怀里扑腾开了。张继科被马龙叫精神了,迷迷糊糊以为有人要欺负他龙仔,下意识蹦起来摆开攻击姿态,呲牙咧嘴,背毛全炸,喵呜喵呜。

秦老师一看更来劲了:“你看你这猫就是不老实!赶紧做手术!”

肖老师瞧着这俩忽然放飞自我半夜三更高声二重唱的祖宗,心里虽然犯嘀咕,但嘴上气势不肯输:“你家猫先叫的好不好,要做也是你家的做!”

“我家仔闹也都是被带坏了!”

肖老师觉得秦老师护犊子护过头了,进入了一个迷之胡搅蛮缠模式,他也就没脾气再掰扯了:“你就是操得一颗老太太心,我看人俩玩得挺好的。”

“好个锤子,我家的不可能喜欢你家这个闹挺的。”

“那人家就是喜欢,你怎么整?”

马龙听得不耐烦,直接从秦老师怀里蹿下来,横在张继科跟前,换了个嗓,朝着两个主人奶声奶气地撒娇。

秦老师给萌得心窝窝发烫,俯身就要抱他,却被马龙轻巧地躲开了。看到马龙贴到肖老师腿边的时候,秦老师傻眼了,肖老师也跟着怔了一下,随即饶有趣味地拿鞋尖抬了抬马龙的下巴,马龙摇晃着脑袋去扒拉肖老师的裤腿,扒拉两下不够,还拿小脑袋亲昵地蹭蹭。肖老师当场一脸血。

这就让秦老师非常尴尬了。

张继科当场懵逼,好半晌才抑扬顿挫地喵出一声。无限委屈,无比吃味。

肖老师倒得趣了,蹲下去揉了揉马龙:“算了算了,都别做了。”他笑了一声,又说:“哎,老秦,你家这只要是真有小崽子了,匀给我一只呗,我看我俩还挺投缘的。”

马龙喵了一声,扭过脸去巴巴地望着秦老师。

秦老师看到这样也没招了,但左右不想吃亏:“那你家这只有了也得匀给我一只。”

“成。”

“可得要最好看那只。”

“没问题,我们家配出来的颜值绝对有保障。”

秦老师打量了两眼被马龙护在身后的虎斑,由衷感慨了一句:“这倒是实话。”


事后马龙非常嫌弃地数落张继科:“就你还保护我啊,要没有我你现在就蛋疼了。”

张继科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了一对小爪子里,埋了一会见他家龙仔并没有来安慰的意思,只好悻悻然甩甩尾巴,走过去坐在了马龙身边,在他脖子上蹭了两下,最终把脸安顿进了他柔软细滑的背毛里。

马龙扭脸拿下巴碰了碰张继科的头顶:“这么大只猫了,还总跟我撒娇。”

张继科喵呜一声,抬起头来,鼻尖恰好跟马龙的碰在了一起,俩猫四目相对,张继科终于没忍住,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对方粉嫩的嘴巴。

这回换马龙把脸埋进一对小爪子里了。



FIN


我大概有病_(:з」∠)_

分明这样两个牛逼人物,怎么看怎么觉得很可爱

依然平安喜乐,平安喜乐,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

评论(65)

热度(1090)

  1. 🐳莉莉安娜的海我又换lof啦 转载了此文字
    猫诶……太萌了吧……(鼻血和命都是他们的x……